浦江:“荣建臻园”被股东接盘

智能派科技频道 | 2020-03-31 11:30:31
时间:2020-03-31 11:30:31   /   来源: 凤凰网浙江      /   点击数:()

2020年1月20日,地处浙江浦江县黄金地段,已烂尾近4年的浦江荣建置业有限公司“ 荣建臻园”,在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公开拍卖,以5.2亿的成交价,被南通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接盘。

占地4.5万平米,建筑面积12万平米,已基本结顶的69幢双拼排屋,700多套高层公寓,按浦江当地的房产价格,市值估算11亿以上。5.2亿的拍卖价,对该项目原投资人吴军荣来说,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捅刀。

天眼查显示,拍得该房产的南通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由江苏亚伦集团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江苏亚伦集团在南通名声颇为响亮,其老板刘某曾一度被称作南通首富。

早在拍卖之前的2013年,吴军荣就因借贷关系同刘某认识。正是那些高额利息的融资,成为压垮吴军荣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片说明:已结顶的荣建臻园楼盘

义乌富商进军浦江

2013年,坐拥数亿资产的义乌商人吴军荣,通过中间人张某人运作,以2.668亿的价格,获得了浦江县浦阳街道蒋义线以西一地块的使用权。

地块属于浦江的黄金地段,具有不可估量的商业前景。

拿地之前,吴军荣同张某人就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张某人负责项目土地的前期操作,吴军荣负责除注册资金之外的项目资金;土地挂牌成功后,成立荣建公司,吴军荣占股67%,张某人占股33%,股权资金须在公司注册时一次到位。

2013年8月,吴军荣代表筹建中的荣建公司,以2.668亿的价格,取得了该地块的使用权。荣建臻园项目正式落地。

吴军荣的这笔土地出让金,来自于江苏南通首富刘某的借款。

借款自然是有条件的。刘某要求,以荣建公司股权作为借款质押。

2013年10月14日,荣建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刘某占股90%,股金4500万元,吴军荣占股10%,股金500万元,法人代表为刘某关联人袁某。

2014年1月,吴军荣以自己义乌的独资公司名义,向稠州银行贷款3.6亿元,根据与刘某当初的协议,在支付了借款本金和一大笔利息后,向刘某回购了67%股权。

2014年3月,荣建公司办理了股权和法人变更登记,吴军荣成为荣建公司的法人代表,占股67%,张某人占股33%。

印章遭扣押房产销售遇阻

刘某的债务刚刚厘清,吴军荣又遇到了资金瓶颈。

2014年4月,吴军荣向义乌放贷人龚某群,短期借贷4000万元,约定借期4个月,月息3%,逾期则5%。

2014年9月,荣建臻园69幢排屋顺利结顶,领取了预售许可证,另外两栋高层楼盘也可望在2015年初开盘。

备受资金短缺煎熬的吴军荣,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

然而,没想到的是,排屋销售不顺,资金回笼受阻,高层楼房的进展受挫。

雪上加霜的是,借款逾期的连锁反应也接踵而至。

2014年4月至11月,吴军荣已经归还龚某群借款本息3080万元,但龚某群追讨不止,与之协商不成,对方就带着一帮人到售楼处,拉横幅讨债, 房产销售愈加不畅。

吴军荣被迫应对方要求,将荣建公司及其名下的融华置业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法人代表章等所有印章,一并交给龚某群,同时出具承诺书,龚某群可从上述两家公司的银行账户自行划扣款项。

更大的隐患就此埋下了。

2014年11月初,刘某同意吴军荣再借给荣建公司共1.5328亿元,其中再归还刘某6000万元借款,1030余万元利息,另处理了工程款等各项应急事项。

2014年12月,两幢高层可以领取预售许可证,但龚某群拒绝交出荣建公司的所有印章。

吴军荣被迫再次妥协,同意了龚某群提出的要求:把价值3600万元的荣建臻园6栋排屋抵偿给龚某群,抵偿资产另行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开具销售发票。

可在签写以房抵偿承诺的时候,龚某群迫使吴军荣承诺还欠其300万元。

抵扣了6套房子,龚某群依然不肯交还公章。

更蹊跷的是,股东张某人此时也不同意开盘预售两幢高楼。从公司注册到这个时候,张某人占股33%,共计1650万元的股金,才交了436万。此时的张某人提出,要吴军荣出资4000万元,购买他33%的股权。

资金链断裂楼盘被司法拍卖

2015年初,荣建公司资金链断裂,工程被迫暂停,吴军荣为筹集资金,遂将名下股权转让给刘某控制的亚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做价3350万元。

然而,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后,吴军荣称这笔3350万元股权转让款并未划到其账上。

就在这份协议签订后不久的2015年3月,在吴军荣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张某人前往浦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公司变更登记。法人代表变为刘某的关联人杨某海,吴军荣67%的股权也变更登记到了亚伦公司名下。公司章程也被修改,说亚伦公司出资3350万,占注册资本的67%,于2013年10月31前一次性足额缴纳。

2015年7月,荣建公司法人代表又变更为张某人。

此事发生后,吴荣军曾到市场监管局质疑,得到的答复是,浦江是可以在本人未到场的情况下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的。

就这样,吴军荣被踢出了荣建公司。吴军荣与亚伦公司的股权转让是临时受让还是真实转让、转让款是否支付,一场股权转让纠纷的拉锯战就此展开,至今还在博弈。荣建臻园项目陷入停顿。

2018年9月20日,张某人向浦江法院提交了荣建公司的破产申请。而此前该公司项目土地使用权分别于2015年6月23日、2016年1月7日、2016年12月22日被义乌市人民法院、浦江县人民法院、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三家法院依法查封。

2018年12月25日,浦江法院裁定受理荣建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吴军荣认为,荣建公司的实际负债额并不高,尚不符合《破产法》规定的破产条件。于是,吴军荣曾以荣建公司破产案利害关系人的名义向浦江法院提交了异议申请。

根据2019年12月5日,荣建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提供的数据资料表明,确认荣建公司账面债务2097.6余万元,而涉案标的物荣建臻园评估价值是6.67亿元,而当时他的破产清算异议并未被法院接受采纳。

2019年8月7日,浦江法院指定浦江弘哲会计师事务所担任荣建公司管理人。

据2019年12月19日的浦江网报道,按照规划,荣建臻园地上建有高层建筑6幢,别墅33幢,建筑面积为12.5万余平米,其中地下部分3.6万平米,地上部分建筑面积8.8余万平米。地上部分商业配套建筑面积为0.619万平米,住宅建筑面积为8.23余万平米。目前该项目除门卫房29.1平米未建外,6幢高层,33幢别墅均已结顶。

吴军荣质疑,已经结顶的楼盘有12.5万平米,按浦江当地的市场均价每平米9000元计算,至少值11亿元。

图片说明:管理人发布的拍卖公告截图

2020年1月20日,荣建臻园在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公开拍卖,起拍价为5.2亿。亚伦公司是唯一的竞拍人,以起拍价拿走了该楼盘。

很多圈内人士深感奇怪:如此便宜的项目,为何只有亚伦一家公司报名竞拍。

吴军荣说,从公布的竞买人报名条件,就可看出限制相当严格:竞买人要有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的公司,拍卖的保证金为1亿元,竞买人不仅需要基本账户开户行出具在该行无贷款证明,还需出具不低于6.8亿元资金的存款证明……,所有这些条件,都适合亚伦公司。

图片说明:管理人对债权异议的回复

早在拍卖前的债权登记阶段,吴军荣就向荣建公司管理人提交了近6亿元的债权清单,但至今没有一分钱的债权得到管理人确认。2019年12月,吴军荣又向荣建公司管理人提交了7笔,共计一亿五千多万元的债权异议申请书,到2020年3月得到的回复是,管理人经审查复核,均不予确认,也没有任何说明理由。

从股权质押被更换法人资格,到荣建公司被破产强清,楼盘成了别人的桃子,多笔债权又不予确认,这意味着吴军荣原本指望楼盘回笼资金,以偿还部分银行贷款及其债权人款项的希望彻底破灭。(余筱莉马辛)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标签:Lucid